萱子不在喔

你好,这儿萱子><
年更选手+无敌喜欢点小蓝手的烦人怪,慎fo

沉迷于磕原耽。
鸣潜和朝俞,心中的白月光🙏!!!

cp洁癖严重,非常严重!请见谅。
还在补皮皮的文中👌!

【朝俞】论见家长的正确方式

#题文关系不大
#背景为高考后 大一开学前
#ooc ooc ooc警告⚠!!!
#文笔不好请见谅

十分欢迎提议和捉虫!!谢谢!!

“……现在就去?已经约好了?”
贺朝似是有些惊讶,但只见谢俞点了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,算作是对他的回应。贺朝像是有点纠结似的,挠了挠脑袋:“怎么不早点说啊?我还没准备好,都没时间打理打理哥帅气的形象。”

谢俞懒得理他,只当他是又自恋了,就用双手轻轻推了推他后背:“行了哥,没时间给你打理形象了,中午还要赶去一起吃饭。”
“哎,等等等等,总得让我先换套衣服吧。小朋友就这么急着想让我去见岳母?”贺朝笑嘻嘻地说。
谢俞心说以前怎么没觉得他事儿这么多,但还是点了点头,随他去了。

谢俞倚在墙侧摆弄自己的手机,忙着和顾女士汇报进程。约摸过了几分钟,听见房门轻响,他才抬起头,看了眼换好衣服的贺朝。

“你帅气的男朋友我穿这身怎么样?”贺朝向他眨眨眼,满眼都写着“快夸我好看呀快呀”,就差写在脸上了。
抬头只见贺朝穿着一身偏正式的装扮,白衬衫配上黑色齐腰裤,衬出了这个年龄男孩子所特有的阳光和魅力,很是惹眼。

谢俞本不想搭理他,但望着他的表情,还是决定给男朋友一个面子,便顺从了男朋友的心思:“好看,哥。你最帅。”

贺朝走近,拍了拍谢俞的脑袋,然后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他的脸颊,轻声说:“我的小朋友也最可爱啦。”

于是二人又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,便出了门。

虽已到了八月末,夏天已过去大半,但天气依旧燥热难耐,聒噪的蝉鸣声未息。

等待许久,二人才好不容易在被火烤似的大街上拦下一辆出租车,但也已大汗淋漓。

“师傅,麻烦去城郊。”
“好嘞!”出租车司机应下,计价器开始工作。

贺朝坐在车上,一言不发,只是盯着窗外飞掠而过的景色。看似沉稳大气,实则慌得一批。
谢俞则靠在一旁玩手机,看了看表现得不太正常的贺朝,盯了一阵子,但对方好像丝毫没有察觉似的,仍旧盯着窗外的景色,不知是在思考还是在发呆。

谢俞皱皱眉,用胳膊肘戳了戳贺朝:“你搞什么呢?”
贺朝才如梦初醒般的,扭头转向谢俞,眨了眨眼:“……啊?我没事。”
谢俞当然不信。见他不说,便继续盯着他看。
贺朝见小朋友一直看他,笑嘻嘻地说:“小朋友怎么啦?被你男朋友我的帅脸迷住了?”

谢俞一阵无语,心想爱说不说,我懒得管你。

两人各自沉默了一阵,谢俞刚想再次发问,给予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的男朋友一点关怀时,只听见贺朝低声说:“我可能有一点紧张。”
谢俞愣了愣,反应过来,没有想到他是因为这个而不安,笑笑说:“原来我们的大帅逼也会有紧张的时候?”
贺朝似是有些不满地反问道:“大帅逼就不能紧张了?”

谢俞没再和他拌嘴,只把手伸进贺朝的上衣口袋,摸索一阵,随后掏出了一根棒棒糖。他轻轻剥开糖衣,拿着在贺朝眼前晃了晃:“啊。”
贺朝看着糖,笑了,然后顺从地张开嘴:“啊——”

夏日的糖果总是融化得很快。糖球在嘴里搅动,甜腻腻的,不知为何,让人也安心下来。
贺朝嚼碎了糖果,在嘴里咬得嘎嘣响,一面又把糖棍叼在嘴里,一派不正经的模样。

贺朝发了会儿呆,似乎是在酝酿什么,过了一会儿,张张嘴,说:“不是每个人都像我爸那样接受力那么强,普通人应该会有点难以接受吧。虽然阿姨已经答应了我们的事,但现在要去见她,我还是有点紧张……嗯……还有那么一点点怕。”说完,贺朝看了看他的小朋友,像是在寻求回复。
谢俞没说话,只是歪了歪头,看着他,示意自己在听。

一边的贺朝被小朋友歪头的动作给可爱到,撇开头,清嗓子似的轻咳两声,才继续道:“……毕竟是要见家长,我就是有点怕我没表现好,给咱妈留下一个‘这人不靠谱’的印象之类的……”
谢俞有些无语,心说,难道你很靠谱吗?

但下一刻他却有点说不出话来,只听贺朝接着说:“……我怕她认为我不够格,不能给你想要的一辈子。”

谢俞愣了一下。这人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,心宽得能装大象,但有时候心思却意外的细腻得很。
……尤其是在与自己有关的事情的时候。

但谢俞仍旧没说什么,只是伸出手,抓住贺朝的手,然后轻轻握住:“别想太多。”
贺朝感受到手背上传来的热度,受到了极大的安慰似的,轻轻笑了笑,反握住谢俞的手,与他十指相扣:“好。”

车窗外景色掠过,太阳挂在空中孜孜不倦地发着亮。沿途的树木撒下斑驳的阴影,为行人提供荫庇。

路途并不算太长,不多时便到达了目的地。
二人付了钱,便一起向钟宅走去。

此时已经临近中午十二点了。城郊人烟稀少,只偶尔零零散散的走过几号人,除此之外,一片安静宁和。

贺朝动了动手指,握住谢俞的手。
谢俞在他手心轻轻拍了拍,然后反握住他。

“去黑水街的时候也没见你紧张,这回怎么就紧张了?”谢俞问到。
“这不一样。”贺朝边走边盯着路面,说“黑水街大家说话做事都是直来直去的,比较好沟通。可阿姨不一样。”

一颗安静地躺在地上的石子被贺朝用脚轻轻踢出,滚动几下,继而躺在不远处。
“阿姨是正经的知识分子,而且还是你的亲妈。”贺朝顿了顿,叹了口气,说:“我不想给她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。我想让她知道,我是认真喜欢你的。认真到……这辈子,就是你了。”

谢俞听完,嘴角不禁轻轻勾起,手握得更紧了些。他回答说:“不会有问题的。放心吧。”

走到门口,二人结束了这段简短的对话,轻轻敲了敲门。
不多时,钟家的佣人来开了门。看到谢俞,便恭恭敬敬地叫了声“二少”,然后对一旁的贺朝颔首,算是打过招呼。她们对于贺朝,似乎也没有过多惊讶,像是料到了似的。大概是顾女士已经嘱咐过了,谢俞想。

一旁的阿芳走上前,说:“请二少和客人先用午餐吧,夫人已经在饭厅等着你们了。”
谢俞点点头,然后和贺朝进入屋内,径直走到饭厅。

“妈。”谢俞轻轻叫了一声。

顾女士正端坐在桌前,手上还拿着一本书。岁月的痕迹已经在她身上显现出来。
她的头上已有了些许银丝,皱纹也悄无声息地爬上了她的眼角眉梢,早已没有当年的靓丽风采。

她闻声抬头,然后示意他们坐下。

餐桌上菜色并不算多,大多都是家常菜,但看得出下厨的人十分细心,定花费了不少时间,碗筷也都已经备好。
这些一看就是顾女士亲自下厨的手笔。

“我手艺不太好,都是些家常菜,凑合着吃吧。”顾女士笑着说。

餐桌上十分安静,只听得见碗筷碰撞发出的清脆的响声。

“在谢俞很小的时候,我就和他爸离了婚,一个人带着谢俞离开了。”顾女士首先打破了这份寂静。
她放下碗筷,柔声说:“你们继续吃吧。听我说几句就好。”

“因为生活所迫,我必须在外面四处奔波来赚取日常开支所需。”顾女士声音中没有什么波澜,很轻描淡写地便说出了那一段苦日子。

“正是因为如此,我很少有时间陪伴谢俞。”说到这儿,顾女士似乎有点动容,她轻轻咬了咬嘴唇,接着道:“……直到后来我们来到钟家,我才意识到,谢俞已经从小时候总喜欢黏着我的孩子,长成一个少年了。”

谢俞顿了顿,但还是没有说什么,只注视着自己的碗筷。

“我发现我开始不懂他在想些什么。虽然我也试着去了解他,但是并没有什么结果。”
顾女士端起一旁的茶杯,轻轻抿了一口,沉默了一阵。她注视着漂浮在水面上的茶根,手指不自觉地婆娑着杯沿。
“其实,谢俞刚告诉我你们的关系时,我的内心反对和不接受是占多数的。”说罢,她抬起头,直直注视着二人,眼中闪烁着说不出的光。她接着说:“但是,无论如何,对人生的选择权都在你们自己手上。你们已经长大了,未来是属于你们的。所以,我还是决定尊重你们的选择。”

“……妈。”谢俞眼眶有一点红,他同样注视着顾女士,那句“谢谢您”却感觉依然难以启齿。
贺朝注意到谢俞的反应,紧紧握住他的手,然后开口说到:“阿姨,谢谢您。放心吧,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

顾女士点点头,又注意到他们俩在桌子下的小动作,有些忍俊不禁,笑着问道:“怎么还叫我阿姨?不打算改口吗?”
“啊。”贺朝愣了一下。然后张了张嘴,轻轻唤了一声:“妈。”

说完,他笑了。十八九岁的男孩子,充满了朝气,笑容也好像会发光似的,让人移不开眼。

太阳高挂在天空中,照亮了世界。
少年们沐浴在希望里,点亮着未来。

—FIN.—